日本311 。災後更堅強|住民死守家鄉,稻米彩繪救農民,福島現況分享

7年後,福島教會我們的事。

日本311  災難的發生,讓「福島」這個地方瞬間廣為人知,即使到了第7年的現在,那海嘯與核災的畫面已不再頻繁出現於媒體,卻依舊有著一群人,不為成名,不為勢利,只為生存而拼了命努力。

在開始打這篇文章之前,我猶豫了將近3個禮拜,<所有敏感話題在網路上總是一體兩面,因各自立場不同而有多種感受,若因被斷章取義,引起不必要的糾紛筆戰,這對福島居民們不會有任何一點幫助…>

即使如此,我依舊深呼吸鼓起勇氣,試著用文字記錄下在深入福島現場那幾天,所見的景象與感受,無論是因災後廢墟的空城,或是因災後變得更堅強的人們。

此圖出自福島復興官網

這次去了大家所說的福島最危險區域」,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只有15公里的双葉町與大熊町,粉色部分是「帰還困難区域」,也就是還無法住人跟營業,只限開車通過,從311海嘯至今都不離不棄的當地居民,帶著我們從楢葉町一路往上開到双葉町。

路上有許多地方都能看見「帰還困難区域」黃色招牌。

曾經繁榮過的街景,如今到處充滿雜草荒廢,被大量鐵柵欄圍起的日式房子與店家,隔著隙縫依舊能看見地震海嘯前的最後一刻生活痕跡。每個路口也都站著警察,不只防止人民誤闖,還得防範趁火打劫的小偷。每天面對那樣的景色對他們而言已是一種責任。

無人風景讓我想起小時候居住在霧峰時發生的921災後。那是用再多文字也無法完全表達的感受,但無論是921或是311,在多年後的今天,這感受不再只有傷心難過,而是多了份堅強勇敢。

這次透過當時311災後的現場人員及在第一核電廠工作者,還有當地居民們,我在短時間內看到 從「災後現場」到「災後心酸」再演化至今的「災後復興」。

頭腦很滿,心裡很暖,想描述的事太多,卻不是要大家同情福島,因為他們早已勇敢的站起來,我希望自己能夠用最中立客觀的方式來陳述表達,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真實狀況。

 


日本311-稻米彩繪救農民

陸王稻米照出自 埼玉縣行田市

講到稻米彩繪,最有名的莫過於青森啦!其實在日本各地都有非常厲害的作品,花費大半年的時間,將稻田當作畫布,透過人力去完成藝術農田,除了吸引遊客前來觀賞之外,也是聚集當地居民向心力的一種新趨勢活動。

桃太郎稻米照出自青森縣田舍館村

多層色彩變化的稻米,比例與配色搭配到完美無缺!更多日本稻米藝術都在這邊>> https://tamboart.jp

只是,稻米藝術那到底是怎麼救農民的呢?就要從這位改變福島農業觀光的市川先生開始說起…

頭頂放著一束稻米,不怕泥巴弄髒自己,他是福島農業的知名傳奇人物「市川英樹」先生。

原本是愛知縣人,來到福島第一原發當廢爐作業員的他,因受到當地人熱情打動,毅然決然地移住到福島縣的磐城市(いわき)。磐城市位於日本福島縣南部,是縣內面積最大的城市,但受到311嚴重災害而人口大量外遷,深愛這塊土地的市川先生也因此做了一個重大決定。

為了讓磐城市恢復過往繁榮,為了讓自己多瞭解更多情報知識,市川先生彷彿與稻田戀愛般,日出到日落每天下田耕作,還身兼「福島田んぼアートプロジェクト」(福島稻田藝術企劃)代表。

在作業員時期對災後荒廢的風景感到心疼,為了讓那些區域再生,他創了「福島稻田藝術企劃」,藉由稻米創作來讓更多人感受這裡的魅力。

市川先生在今年發出一項活動,希望在2020年為止,達成「30萬人共同參與福島的稻米藝術」。看似有點難達成的目標,卻是受到許多人熱烈迴響,我們也參加了今年的收割,發現參與者有一半以上是大學生,還有很多來自東京或九州的親子家庭,大家都對福島災情抱持高度關心與愛心。

不只是希望有更多人來振興這塊土地,市川先生告訴我,他更希望讓更多人知道,並不是所有福島的食品都是那麼可怕!隨著每年的復興,大家所關心的輻射量也因地區而異,市面上所販售的福島食品及農作物,都是以最小單位下去檢測,(ex:蘋果一顆一顆檢測,而非抽檢方式。) 也許還是有很多人抱持質疑,沒關係,那都是個人自由。但如果因為這個30萬人企劃,而多一個人願意在開口否定前,先給我們一點機會試試,那這企劃本身就有價值了

因此別於一般稻米藝術觀光只在完成時供人觀賞,市川先生的稻米藝術是以整年作為一輪,從3月開始共同策劃主題到9月收割,最後在10月用自己栽種的米做出美味料理,若是整年度都有參與到的人,在吃到自己耕種的米飯那瞬間,應該都會感動到落淚吧!

這是我們這次採收的兩塊田,都是市川先生企劃裡的第一次!雖然圖樣複雜度無法媲美其他縣市,但依舊能感受到用心。

IWAKI是磐城的發音,FC是當地的足球隊,這些都是市川先生號召當地老農民們一起完成的。

在311過後,鄰居及子女都不在身邊,獨自生活的年長者們,失去了耕作的目標與體力,加上即使努力耕作,只要產地被標示福島,賣不出去也很頭痛,但在市川先生的鼓舞之下,長者們漸漸覺得有一絲希望,看到眼前那麼多孩子及學生來幫忙,原本荒廢的土地能夠再度活用,也沒愧對祖先了。(此地區的土地也有通過標準檢測完成)

爺爺用著濃濃的道地口音,教我們如何綁稻,沒戴手套的手掌上有著厚厚的繭,被泥土弄黑的指甲也不影響他熟練的動作。

看似簡單的每個動作,自己做起來生疏又困難。

一邊收穫一邊聽著爺爺講著311之前,大家和樂生活的往事,曾經這裡真的很熱鬧,爺爺三番兩次說著說著就自己笑了。

市川先生跟大家都非常熟,跟爺爺更是好朋友,工作途中還不忘過來跟我們聊聊天。

另一位年輕的大哥也是為這地區貢獻非常大的人,他將古代日本流傳下來的老房子整修過後,做成活動交流中心及民宿,讓當地人可以有個據點活動討論,也讓更多外地年輕人能來到這邊,好好放鬆交流。看他年紀輕輕,收稻的所有事都難不倒他。

看似勇敢的農夫爸爸們,舉動中不時流露出真誠害羞的模樣,非常可愛。

我也不甘示弱的努力了很久,雖然速度有點緩慢…之後回到車上才發現自己全身都泥巴…😂

與大家說說笑笑之間,市川先生也不放過任何一刻,看著他的背影,能夠為一個地方做到這樣,不禁心生佩服!

在大家認真收稻的同時,當地的媽媽們在一旁準備料理,山谷稻田間,散發出炒鮭魚蔬菜的香氣,肚子也咕嚕叫囉!

旁邊還有一台小貨車放著飲品與小點心供大家食用。

特別的是,那個北海道的募款箱讓我非常感動。 也不禁讓我想起一句話,「能幫助人的人,最幸福」! 即使當地人也需要大家關懷照顧,但他們卻不忘比他們更需要被關懷的人。❤️

在這裡,不像是個災區,不知是不是因為市川先生的鼓舞,當地居民們的活力及面對事情的幽默,都像與生俱來般的自然!他們不自怨自哀,反倒非常受歡迎(笑)。 市川先生的後腦勺看起來有點可愛😂 孩子們纏著他不放呢。

當天結束時,將近20個大學生已經到下個活動而沒能留照紀念有點可惜,但其他孩子與爸爸媽媽們,當地居民們也是玩得很嗨~

連續下田兩天,換到沒衣服能換,但還是覺得值得,在這次體驗中,不只學到農業知識,更是深入了解當地居民的困擾與憂心,但看著他們如此正向,即使眼前的路有點難走,但只要不放棄每一小步,終究能走到出口😊。

市川先生的「30萬人共同參與福島的稻米藝術」詳細資訊在這邊跟大家分享:

網站:http://fukushima-tanboart.com

FB粉專:福島田んぼアートプロジェクト

 


311現場人員-死守家園的勇敢

這是福島的核廢料,沒錯,就是這麼一堆一堆的堆放在路邊空地。像這樣的景象,每開一段路就會出現。

雖然到福島採訪很多次,但像這次如此深入倒是第一次,邀請我們來採訪的竹林先生,花了將近七年的時間在為福島災後工作,他問我們稻田藝術結束後是否有想去其他地方? 我告訴他,想更深入了解災害後的大家是如何度過的? 他二話不說,帶我們深入災區並介紹「吉川彰浩」先生給我們認識。

(吉川先生每天都奉獻在與核電有關的工作上,當天也在廟會當志工)

吉川先生是一位非常有故事的人。2011年,在311震災前,吉川先生跟一般人一樣,在核電廠工作的閒暇之餘也參與當地的各種活動,擁有許多當地的好鄰居與好朋友。但在311後,他發現自己從一個「一般的當地居民」變成了「搞破壞的兇手」…

大家看到他便逃之夭夭,甚至成為全民公敵,他以身為核電廠的員工為傲,但卻又必須忍受周邊旁人的過度攻擊,這樣的狀況讓他一度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他曾說:光是在福島核電廠工作這個理由,就足以讓人感到自己在社會上毫無立足之地,甚至連家人都遭到連累。

這本「福島第一核電廠 廢爐全記錄」一書是他與另外兩位夥伴所著作,在書中提到:先是因為核電廠事故而失去家園,接著又為了守護家人而離開曾經自豪的工作,這一點總是讓我眼眶泛起悔恨的淚光。

悔恨的淚水並不是因為社會的偏見而流,而是因與我共事的同仁們也正過著避難生活,所以我很清楚遭受核電廠事故波及的人都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然後因為每天前往核電廠上班的那些通勤路都變成了疏散區域,所以最了解現狀的人也是在當地工作的人。最難受的莫過於對核電廠事故受災者的愧疚,進一步而言,更是來自對「故鄉」無法割捨的感情。

告別時永遠都是一句「對不起」,如此簡短的一句話究竟藏著多少深意?就是因為我明白這一點,才無法說出任何慰留的話。

熱愛這份工作的他,在糾結過後決定,寧可辭去東京電力也要向世人傳達的訊息,並將所有想表達的事寫在這本書裡,見到他的當天,我還來不及閱讀,卻因為那頓晚餐,我們變成好朋友,從他口中說出的每一件事,都是如此真實辛苦,但他始終不放棄。

吉川先生說:會下定決心辭職,是因為我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也在核電廠事故中成為疏散區域的城鎮裡生活,當地對我而言充滿重要的回憶。最後我懷抱著複雜的心情,在2012年的7月辭去做了14年的東京電力職位。

(尚未開放居住的大熊町,路上空蕩,樹草叢生)

現在的他成立了「Appreciate FUKUSHIMA Workers,AFW」公司,一邊向世人傳達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人員的現狀,一邊投入核電廠事故災區的重建,在AFW的活動中,有一個獨一無二的企畫,就是由曾經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的人,帶領一般民眾到福島第一核電廠內參觀。吉川先生說:想要讓民眾正確評價工作人員的表現,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人親眼見到他們在廢爐現場建造的東西和實際工作的模樣。我認為唯有在現場工作人員的努力或辛勞獲得正確的評價時,才是全體社會能夠一同推動廢爐的時候,而不是不顧一切地把廢爐視為必須避諱的對象,認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狀態很嚴重,在那裡工作的人都很可憐」。

吉川先生相關資料:

福島第一核電廠 廢爐全記錄」(<<點我購買)

Appreciate FUKUSHIMA Workers,AFW」(<點我進入)

吉川先生說的沒錯,除了憐憫,我們可以做的還有更多!在上方我們去過的「帰還困難区域」附近的町鎮,已經開放居住,當天我們也來到這町鎮所舉辦的復興廟會,一道入口就看到招牌寫著大大的「おかえりなさい」(歡迎回來,故鄉浪江町)!

(廟會旁的擺飾是兩隻青蛙,上頭寫著「無事カエル」無事帰る=平安歸來的意思)

(即使不像曾經那麼熱鬧了,舞台上的舞者與旗手依舊大力舞動)  

(回歸這塊土地居住的多半還是以年長者居多)

(爺爺們努力烤魚,讓來賓們感受到這裡的美味)

  (少數年輕人也慢慢歸來幫忙)

那天晚上,我們與市川先生,吉川先生,還有竹林先生,甚至是當地居民們,聊到好晚好晚,聽他們用盡人生說故事,也讓我想替福島盡點力!而我能做的就是將這次所看到,聽到的記錄起來給大家,讓這些努力不放棄的人們,有多一道被看見的機會。

居酒屋的老闆娘也是來自外地,她是建築專門家,在311事件後奮不顧身來到這邊,為的只是想幫當地建築復興盡點力量,晚上更是把握時間的在居酒屋工作,每個顧客都像她朋友般,她說這邊是她的第二故鄉,我覺得很偉大!

這些在福島遇到的人,都有個很深的故事,但他們更無敵的是,還有很大的勇氣! 在看見因天災留下的毀壞遺跡而心裡揪成一團的同時,他們也像溫柔鑰匙般的一一為我撫平打開。在這篇不是要跟大家爭辯挺核反核,而是希望能在討論核能之前,先看見這群人正為了已經無法補救的過去而努力的現況。

希望大家對於福島的事也能抱持著正面思考,因為災後復興的居民,比起沈重同情,更需要溫暖鼓勵❤️ 

 


最後,附上這次邀請我們來福島深度體驗的竹林先生,在帶我們採訪完後所打的文章,我非常的感動,同時也是一位日本人看福島的不同角度。與大家分享。

「稻田藝術的人間劇場」

我現在的工作可以說是福島為我打下了基礎。311地震後,我離開東京參與了協助復興的事業,這是非常艱難的工作。但是有許多優秀又熱情的人帶領著我,讓我學習成長。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福島的現場,整個村落的居民都避難去了,要如何讓村落重新站起來?核能發電與放射線問題要如何傳達給大眾?在各自立場不同的狀況下,我與許多人一起用盡全力議論這個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議題,而與這些人一起工作的經驗,都變成我重要的資產。
現在我的公司協助企業與地方政府的宣傳活動,最近一半以上的工作重點都放在提供管道向海外觀光客傳達各式訊息。我們公司也承接了以稻田藝術為起點,進而拓展日本稻米文化的宣傳活動。

而這個活動,簡直就是人間劇場。

當我思考哪一個區域的稻田藝術值得被介紹,進而讓海外的朋友深入了解,我聽說了在福島的浜通(在離核電廠不遠的地方)有幾個稻田藝術的案子正在執行,所以我試著聯絡了主辦方。
因為這樣,認識了主辦的市川英樹先生。

「透過田間藝術,讓磐城(いわき)・楢葉能有30萬人的觀光客」

打這這樣的標語,市川先生運用了兩塊農田,進行了田間藝術的創作。
當我們聽到○○藝術的時候,我們想到的或許是偉大的創意或是高超的技術,而這次的創作卻不太一樣。
要在福島浜通執行田間藝術,老實說是非常困難的。 
雖然說土壤已經經過除污,但還是有「風評被害」的疑慮,而更重要的是許多居民根本還沒有搬回來。避難解除的區域,已經有許多農田放棄耕作,更不用說還未解除避難的區域到處都是雜草叢生的稻田。
既使在這樣負面的狀況下,市川先生還是希望能給地方居民帶來一些元氣。
他租借了稻田,找到了幫手並且每天管理稻田藝術的進度。我跟他聊天後才發現,其實他不是農家出身,想必是對於這個活動有一些特別的執著。

跟日本全國各地的田間藝術比起來,圖案或許小了點,構圖也有進步的空間。
但是,透過組織動員當地的居民執行活動,或許讓許多人得到了勇氣也得到了元氣。
雖然我只有參與了收割的過程, 但我發現許多當地居民或是外地的人都因為這個活動有了更深的交流,這是在我實際去採訪之前很難想像到的。

還有一件事情讓我覺得開心,就是這次一起採訪的台灣部落客上田太太。這個採訪不是華麗而豐富的觀光路線,也不是熱門拍照打卡景點,主要是實地了解福島的現況。對於這個不簡單的採訪需求,上田太太除了一口答應,在採訪結束後甚至還說「為了能夠了解正確的資訊,希望能再來一次深入學習」

這也要感謝最了解浜通地區狀況的吉川彰浩先生,謝謝他開了一個小小的講座用簡單易懂的方式傳達了核能發電的問題。希望下次有機會能讓吉川先生的AFW協會提供更多學習的機會。

有越來越多地區慢慢開放「歸還」,在這些區域裡有居酒屋「結のはじまり」有民宿「木戸の交民家」正在努力協助居民慢慢恢復原本的生活。接下來的發展值得我們繼續注目。


 

歡迎留言